即使是竞争对手,也应该关心一下好大夫举办的这场比赛

时间:2017-02-16 22:46:08 来源:搜狐

即使是竞争对手,也应该关心一下好大夫举办的这场比赛


可以明显感到,好大夫正在发力。特别是银川互联网医院落地后,蓄能多年的好大夫似乎一下子找到了爆发的突破口。这种感觉在看到好大夫与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一起举办互联网诊疗大赛之后更加明显。透过这个比赛可以看到,王航在想一件更大的事情。

互联网趋势下的在线诊疗已经有五六年的发展历程,人们的思路一直围绕在流量入口争夺和医疗资源争夺上。这其实是一种“初创期思路”。就是当一家公司、一个行业初创的时候,考虑的首要问题是要存活、要生长。然而当互联网医疗已经成长到一定阶段后,应该思考的问题是什么?

王航给出的答案,是标准性和规范性。

当互联网医疗处在初创期时,我们可以期望政府给予宽容和支持。但很难想象,这种婴儿般的呵护可以一直持续下去。而且互联网医疗已经覆盖了一定数量的人群,如果希望进一步扩大覆盖范围,那么合规合法性将会是一个无法绕过去的门槛。

从这次互联网诊疗大赛的主要内容,就是找到一条医生提供在线诊疗服务的合理标准化路径。这个路径不仅能够提供质量可靠的在线医疗服务,而且能够确保线上线下医疗服务的一致性。而这个标准化路径,则是行为在线诊疗规范的重要基础。

无论这次举办的互联网诊疗大赛最终能否达到这个目标,应该说,好大夫都已经开始探索互联网医疗行业如何从初创走向成熟的路径。

【1】

王航的思维惯性

掐指一算,好大夫已经有10年的发展历史了。而好大夫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他们实在不怎么“时兴”。什么O2O、B2B、重度垂直、服务闭环,好大夫几乎都不沾边。直到今天,他们最主要的业务仍然是咨询、导诊这种看上去已是老掉牙的东西。

但在这10年里,好大夫在线是我国最大的医患交流平台之一,已收录全国3192家医院、8万多个科室、27万多名医生。

在这个刷爆数据的年代,好大夫的数据可能已经很难独占鳌头。但如果想到一家成立10年又医患访问量巨大的网站,却对药企和民营医院的广告保持着相当克制的态度,就会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我没有想在这里歌颂好大夫,而是寻找一个角度理解这家公司。因为只有当你坚持避免挣快钱的时候,才会认真思考如何将自己的主业发扬光大。而终于决定发力在线诊疗之后,我觉得是过往十年里的思维惯性促使王航选择做的第一件事儿,是找到在线诊疗的合理路径、合理规范。

但现在看来,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医药企业与苦苦支撑的互联网医疗,似乎很快就要走到一起去了。这条路径未必不好,而且做在线诊疗的好大夫也注定会与医药企业产生各种联系。只是区别在于,你如果把挣药企的钱作为商业模式,那么至多是一个行业的附庸;如果把药品仅仅作为服务中的一环,那么很有可能成为产业链的中心。

我没有说好大夫已经做到了,而是从其路径上得到的一种启示。

【2】

没人教过医生如何在线诊疗

在线诊疗一直都被视为理所当然,因为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它给医患双方都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这里面其实存在着诸多的问题,比如在线诊疗和线下诊疗所需要的技能、流程是一样的吗?在线诊疗会对医生的诊断质量产生影响吗?作为一个希望开展在线诊疗的医生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这些问题似乎很少有人提及。但如果我们预期互联网医疗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就应该对这些问题重视起来。因为互联网所带来的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服务场景。

比如几乎所有医疗行业人士都熟知的中国医疗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现状就是,优质医疗资源不平衡。这个不平衡不仅带来了患者就医的负担和困难,而且还意味着各地医疗质量的巨大差异。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主任委员郑捷谈了一个现状非常说明问题:

“中国医生的水平参差不齐,大医院和基层、边远地区的医疗水平差异很大。在美国,一个病10个医生看过后,诊断的结果都是这一个疾病,10个医生开出来的是一个方子;在中国,一个病10个医生看完后可能得出5个结论,开出来的方子可能是10种以上。美国看病是千人一方,中国看病是千人千方,这说明中国医生们在疾病认知水平上的差异太大了。”

可能这个问题在线下并没有到了很严重的地步,至多是患者重新去找其他医院就诊。但互联网医疗就完全不同。患者可以非常快速的体验不同医生的服务,如果体验的结果是每个医生的诊断结论都不一样,那么不仅会对医生产生不信任,而且也会对诊疗平台产生不信任。而且这种不信任,会因为互联网的高度便捷而迅速扩大,以致影响口碑和品牌。

但对此并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无论国内、国外,政府、企业,都没有形成如何应用互联网进行在线诊疗的通行流程。好大夫也没有。尤其是在病历征集方案中的一句话特别反应这个状态。

参赛方式的第三点是这样写的:提交格式:提交好大夫智慧互联网医院内的患者问诊的网页链接,或截屏图片;可以用word格式补充诊疗思路、相关病历资料等信息;须包含个人使用互联网诊疗的心得体会。注意那个“须”是必须的“须”。

王航说:“在互联网诊疗上,去年整个行业最大的突破就是我们在互联网医院层面上获得了相当法律法规上的支持。今年在整个互联网医疗拓展期最需要什么,我们的解读首先是要把控质量,首先是要把专业能力提升起来。”

我觉得王航说的不是场面话,对于已经把台子搭起来的好大夫,学会如何唱戏是非常重要的事儿。这一点,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秘书长、重庆西南医院皮肤科郝飞教授说得更直白:

“不仅要考核医生的诊断是否正确、治疗是否规范,还要考察医生的线上问诊过程是否掌握了要点,医嘱告知是否充分,以及线上随访环节做得是否到位等。优秀病例要能在整个诊疗过程中都做到规范,并切实解决患者问题。如通过线上问诊能够获取必要的病情信息,能够清晰准确地解答患者疑问,并根据需要告知患者治疗依据、疾病成因/发展/转归,与疾病相关的注意事项等。”

【3】

皮肤科率先突破?

确实如王航所言,互联网医院在2016年风起云涌。而且从频频现身互联网医院成立仪式的国家及地方卫生官员来看,主管部门是给予了互联网医院相当大的宽容甚至是支持的。但既然叫“医院”,就一定要看病。而看病这件事是有严格规范的。

实际上,2016年有关互联网医疗立法的讨论也是此起彼伏。直到去年11月份,国家卫生计生委统计信息中心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互联网健康医疗服务立法、标准及安全体系研究项目研讨会,主管部门终于将立法的意图清晰的传递了市场。

当然,这次互联网诊疗大赛还看不出与立法相关的信息,但中华医院会以主办方的身份直接参与,而且几位主委、专家反复强调应该找到一条在线诊疗的合理路径,由此也可以看出在医疗行业的核心圈层中,在线诊疗的规范性问题已经受到高度关注。

由于医疗各个专科的差别太大,这个酝酿中的规范大规模实施的可能性不大,那么皮肤科有可能成为率先实行互联网在线诊疗规范的专科吗?

郑捷从医学专业的角度指出,皮肤科发病率高、病种繁多、相对直观这三个特点使其相对更适合互联网医疗。而王航则从患者的角度用数据指出,从数据上来看,20%的新增病例来自于皮肤科,皮肤科也是互联网诊疗领域患者聚集的第一大科室。

“我认为,整个互联网诊疗将在皮肤科首先突破,这也是我们认为我们必须要跟中华医学会皮肤科一起来合作的背后最关键的原因。”王航说。

当然,好大夫举办整个活动的目的可能仅仅是一次公关和市场教育活动,向患者推广自己的互联网医院以及让更多的医院加入到这个平台上来。但即便如此仍然提醒我们,寻找在线诊疗标准化路径的必要性以及合规性。

毕竟,当你只服务几千万人口的时候,还可以勉强说自己是在探索,而当你要承担几个亿人口的服务时,质量和安全责任都是必不可少的。哪怕是千分之一的误差,都有可能带来巨大的伤害。

本文相关推荐